重点行业-能源行业

当前我国能源经济面临的突出问题及对策建议

【内容摘要】2017年上半年,我国能源行业的发展取得了巨大成绩,能源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积极进展,然而长期以来积累的一些矛盾和问题也制约着能源经济的平稳运行,突出表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制约了能源行业发展活力、煤电产能过剩问题正在显现、煤炭行业化解产能过剩任务依旧艰巨、油气体制改革的难度在逐渐加大、新能源的消纳问题依然突出、能源增长的新动力培育尚需时日。对此,需要采取切实有效的针对性措施加以解决。

【关键词】能源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化解产能过剩   

 

 

一、当前我国能源经济面临的突出问题

(一)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减制约能源行业发展活力2017年以来,全球经济温和复苏,但增长的基础并不稳固,地缘政治冲突、恐怖主义威胁等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不断加大,民间投资不振、地区经济严重分化、房地产市场波动、资金“脱实向虚”、金融风险加大、部分领域改革推进缓慢等因素叠加影响,我国经济仍将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与此同时,未来我国经济增长正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将从投资驱动、要素驱动迈向创新驱动,更多依靠人力资本质量和技术进步,逐渐让创新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此外,我国目前环境承载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必须顺应人民群众对良好生态环境的期待,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新方式。因此,经济增速放缓、增长动能转换、环保压力突出等因素都将深度改变我国能源需求总量及结构,未来我国能源需求的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二)煤电产能过剩风险显现,或面临全行业亏损困境目前,我国煤电行业产能过剩风险显现。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煤电装机9.4亿千瓦,“十二五”以来煤电装机累计新增2.91亿千瓦。煤电设备利用小时数降至4165小时,为1964年以来年度最低。据中电联预测,至2020年煤电装机将达到13亿千瓦,大大突破“十三五”规划制定的11亿千瓦的目标,煤电利用小时数将进一步降至3600小时左右。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将是今后几年电力行业的一项重要难题。除了产能过剩外,随着燃料、环保等发电成本不断上升,2016年煤电上网标杆电价下调,发电计划进一步放开,导致交易电价大幅降低。再加上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大幅下降,煤电企业对电煤价格成本承受能力大幅降低,煤电企业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2016年五大发电集团煤电利润同比下降68.6%,且降幅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按2017年四大央企煤炭长协基准价格535元/吨计算,2017年燃煤发电企业将全面亏损。

(三)煤炭行业化解产能过剩任重而道远去产能是2016年我国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重点任务之一。2016年,在国家化解过剩产能政策指导下,全国煤炭行业退出产能2.9亿吨,超额完成了2.5亿吨的目标任务。虽然2016年下半年煤价回升,企业效益增加,但回升时间较短,截至2016年底,大多数煤矿仍处于累计亏损状态,弥补前几年的巨大亏损还需要时间。特别是企业资金链的紧张状况没有得到根本好转,加之一些地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地方财政收入和就业形势也较为困难,还有相当多煤矿欠发职工工资、养老保险金和职工安置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必须看到,当前煤炭需求基本面并未发生明显改变,煤炭经济平稳运行尚缺乏坚实基础。化解煤炭产能过剩,促进煤炭供需平衡依然是今后几年的重点任务。

(四)油气体制改革的难度和阻力在加大当前,我国的油气体制改革正处于经济下行压力依旧不减、世界油气新格局正在重构、国际油价中长期低位徘徊、我国能源四大革命势头正劲、国有企业改革不断深化、企业安全环保标准越来越严格的背景下,改革环境更趋复杂。这一轮油气体制改革涉及到石油天然气上、中、下游各领域的市场准入和价格放开,要完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分离自然垄断业务和竞争性业务,放开竞争性领域和环节,加快市场化进程,挑战非常大。尽管在引入社会资本、混合所有制、天然气价格、甚至是区块流转方面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尝试,但是任何一个环节的改革,最终都可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上下游配套的改革措施和具体实施方案,单个环节的改革很难取得实质性突破。(阅读全文请订阅)

版权所有: 中宏国研研究院
郑重声明:所载文章、数据、资讯等仅供参考,使用请核实,风险自负。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 09066688号 
技术支持:bstc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