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纵览-宏观经济

宁吉喆:明年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由于国内外经济趋势性变化和周期性变化因素相互交织,预计2016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结构性矛盾将相当突出,要扭转“出口及工业投资”增速下滑的趋势非常困难。

  “出口、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支撑力量在减弱,明年稳增长、扩内需、调结构的任务较重。”宁吉喆在第21次全国发展改革系统研究院(所)长会议暨成果交流会上表示,今年的经济增长成绩来之不易,明年国内经济的改革发展所面临的困难不可低估。

  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宁吉喆透露,目前发改委正在研究制订明年的经济工作思路要求。“明年的增速目标怎么定,还在研究当中,还要与社会预期相衔接,社会预期要朝着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方向努力。”宁吉喆表示,为增强企业活力,需要降低企业的综合成本,政府部门需研究“降税、降费、降息、降率、降价”等措施,消化、转移、压缩过剩产能,积极支持新的技术、产品、业态的形成。

  基于今年前三季度新增就业人口总数超预期、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增长略快于经济增速及各项节能环保指标提前完成全年预期目标,宁吉喆总结称,“目前是一个有质量的经济增长速度,总体风险可控。”

  但是,宁吉喆也指出,目前中国经济发展仍然存在诸多问题,“企业生产经营比较困难,投资持续增长也有难度,外需扩大出口也是比较难,财政收入增长、企业利润都出现一些困难,改革发展的措施在落地过程中也有很多阻力,过去几个月,金融风险一度凸显。”

  世界经济正处于深度调整中,宁吉喆认为,明年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仍然艰难曲折,美联储政策调整可能带来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国际大宗商品低位震荡仍是不确定的因素,对国内经济或带来不小的输入型通缩的压力。

  “以民生和消费为引领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投资”被宁吉喆称作明年政府主要的投资方向。“消费升级必须加以引领,要把投资转到为消费升级服务上,打造更好的消费环境。”宁吉喆强调称,不能为投资而投资,而基础设施投资既能服务生产、又服务消费,国内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投资有极大潜力。

      中国经济增速与质量效益之间的关系广受各方热议,宁吉喆表示,经济增速本身并不是唯一的标准,但仍然将会是一个首要指标,这是由现行经济体制决定。“各项指标都与速度相关,目前的调研观察发现,效益和速度的关联性还很大,全国大多数省份速度下来了,效益也就下来了,有的地方效益下滑的速度比速度快。”

  此外,宁吉喆表示,目前需要继续深化国有企业的改革、财税金融体制改革、投资价格体制的改革、农村生态文明的改革、开放型经济体制的改革,以此来增强经济的活力。应发挥科技创新的引领作用,组织实施一些重大的科技工程和技术改造工程,扶持创新企业,目前政府所做的一系列部署需要地方进一步落实。

  “最为关键的是,要针对‘当前企业效益不高、生产经营困难’来实行改革和调整的措施。”宁吉喆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还需从“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税”着手,加大结构调整力度。

  宁吉喆还指出,未来需要加快新型城镇化试点,释放经济增长动力。“把试点转化为可复制、可推广,在更大的面上发挥作用。”(新浪财经) 

版权所有: 中宏国研研究院
郑重声明:所载文章、数据、资讯等仅供参考,使用请核实,风险自负。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 09066688号 
技术支持:bstc设计